栏目列表

热门新闻

  • 合肥是全国最早的44个足球布
  • 东莞的内源型增长不明显
  • 还有企业联系人号码
  • 经河南省价格认证中心评估
  • 去年他们带来了仿生蝴蝶
  • 这位老师说
  • 凌晨5点30分
  • 莱城公安分局副局长刘正
  • 记者获悉
  • 闻起来香气怡人
  • 此卡办卡押金20元
  • 为应对日益加剧的竞争
  • 为什么无论是互联网企业还是传统租车公司

    2021-02-04 20:00

    在“十城市叫停专车”的消息传出后,南京的媒体报道进行了紧急澄清。据《金陵晚报》报道,南京并未有任何叫停专车的迹象,南京市客运交通管理处工作人员许兵明确表示:“南京叫停专车服务的说法系明显的误读。”他表示,客管处所禁止的是私家车、挂靠车加入“专车”运营,没有营运资质的车辆提供“专车”服务按“黑车”查处,目前并没有禁止租赁公司提供“专车”服务。

    “一号专车”总经理李祖闽曾放言:“国内商务用车市场价值高达4000亿元。”而中国每千人拥有汽车数量为180部,加之一些地方相继出台汽车限购政策,商务用车市场还是有利可图。

    导致“十城市叫停专车”消息传出的,或是由于1月8日交通运输部明确表态只有合法合规的租赁车辆才能作为“专车”提供服务,同时禁止私家车接入专车平台。

    截至昨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发稿时,成都有关方面对此尚未有明确表态。记者调查也发现,目前在成都仍可以正常使用专车服务。

    尽管专车比出租车贵,但还是有很多市民使用专车服务,除了专车服务更好外,也与乘客补贴有关。如滴滴专车向乘客提供的补贴平均在15元左右。多家叫车软件公司承认,为了保证司机的目标收入,并获得自己的分成,他们需要不断改善撮合技术,给予乘客补贴,提供大量的约车订单。一旦专车市场成熟,公司停止对乘客与司机的补贴,它就能享受源源不断的管理费收入或与司机收入分成。与传统租车公司主要是将车辆出租获取租借费用相比,这种盈利模式的市场前景显然更大。

    监管突袭

    截至昨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发稿时,成都有关方面对此尚未有明确表态,但记者调查发现,在成都仍可正常使用专车服务。

    刚刚过去的周末,一则“十城市叫停专车”的消息甚嚣尘上,近来大热的“专车”服务面临“黑车”之嫌

    交通部亮剑 禁止私家车接入专车

    不过“叫停专车”实为误读,根据交通运输部的表态,只有租赁车辆才能作为“专车”,禁止私家车接入专车平台

    业界人士认为,由于交通部的表态,全国各大城市才纷纷对私家车接入专车“亮剑”,以致被人误读为叫停专车。

    易到用车是国内第一家开展专车业务的互联网公司,滴滴、快的(即一号专车)背后有腾讯阿里巴巴投资,而百度也投资了国外专车巨头uber,加上神州租车,为什么无论是互联网企业还是传统租车公司,都在大力进军专车市场?

    “这一万块要减去交给公司10%的管理费,也就是1000元,每个月油费3000元,每月的保养费大概在1000元左右,算下来到手的钱一般只剩5000元。”秦师傅说。但要注意的是,秦师傅所说的是最低情况,而一次专车服务价格大约比同等距离的出租车服务价格高50%-80%,一单往往超过50元保底,一个月算下来会不止5000元。

    目前,国内几大专车服务,包括易到用车、滴滴专车和一号专车等,由于采取与租车公司合作的模式,都面临着“找车”的难题。这几家公司要么暗中招揽大量改头换面的私家车,要么与大量中小规模的租车公司合作,零散吸收后者鱼龙混杂的车源。在交通运输部禁止私家车加盟后,除了清理“黑车”外,他们还要寻找更多合作方,并耗费大量精力审查租赁公司的车辆是否合规。相比之下,神州租车由于开发自有专车app,只接入自家的车辆,拥有大量合法合规、完善备案的车源,能更好地把控车辆资质和品质。

    破解“找车难” 专车公司兼营租车业务

    专车司机的收入反映了这个市场的前景。近日,网上盛传专车司机月入一到两万元。昨日一号专车的司机秦师傅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,专车司机收入过万的情况确实存在。

    成都滴滴专车的司机吴师傅也向记者透露,他每月开销包括3000元左右的油费和保养费,与一号专车不同的是,他不用向滴滴专车交管理费,但要和公司“二八分成”,公司会提走他20%的订单收入。通过滴滴专车,他一天能挣200多元,一个月收入将近8000元,除去开销费用后,每月到手的钱将近4000元。

    企业应对

    “一般情况下,平均一天接8单,每周除了尾号限行一天不接单外,一个月下来能接200单左右。”秦师傅给华西都市报记者算了一笔账,公司按单计价,一单的保底价格是50元,也就是说如果乘客叫车费用不到50元,公司也会额外补贴到50元。这样的话一个月200单的收入至少1万元。

    自 2014 年 12 月25日上海市交管部门查扣了12辆专车,并对其中5位专车司机处以1万元的行政罚款后,围绕滴滴、快的、易到、uber等网络专车的行政风暴刮个不停。

    不过,面对“黑车”之嫌,互联网专车公司也有应对之策。1月9日,易到用车就宣布将从事汽车租赁业务,目前已为该业务的开展储备了80亿元的资金。业界人士分析说,专车公司的租车业务开展要快,特别是加快对一些准限购城市的布局。而像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杭州等已采取限购的城市,车牌是最大问题,没有车牌,有再多的资金也开展不了业务。

    不过,随后媒体报道又对此进行了辟谣。据南京媒体报道,南京市交管部门表示叫停专车服务的说法系误读,没有营运资质的车辆提供“专车”服务将按“黑车”查处,但没有禁止租赁公司提供的“专车”服务。

    2015年1月9日,一则“十城市叫停专车”的消息将风暴送上“台风级别”。据《经济参考报》报道,北京、上海、济南、青岛、淄博、沈阳、南京、重庆、天津、杭州十个城市叫停了滴滴打车、易到用车、快的打车等公司的专车服务,并把专车定位成“黑车”。此消息在业界掀起了轩然大波。